我院首例非插管麻醉胸腔镜下肺肿瘤切除术取得圆满成功

    近日我院胸外科联合麻醉科成功开展首例非插管麻醉胸腔镜下肺肿瘤切除术,患者为52岁女性,因“发现右侧胸腔肿物2月余”入院,我院胸部CT:“右下肺胸膜下肿物,大小约4*3cm大小,考虑为梭形细胞肿瘤”;由于患者内心比较惧怕手术麻醉损伤,强烈要求微创治疗,遂在李太东院长主持下,胸外科联合麻醉科组织各级医师对该患者进行充分的术前讨论,最终决定由胸外科李太东院长团队联合麻醉科梁大顺副主任团队为该患者施行非插管麻醉胸腔镜下肺肿瘤切除术,术中患者未行气管插管,未留置尿管及深静脉穿刺管,术程顺利,术后患者恢复良好,第二天患者即可出院。

在传统的胸腔镜手术中,需要在全身麻醉的状态下手术。而全身麻醉需要使用肌松药,会使得患者包括呼吸肌在内的全身肌肉都完全处于松弛状态,患者在术中不能自主呼吸,需要气管插管借助呼吸机才能呼吸。然而,术中气管插管,可能会增加引起各系统并发症的风险,包括:肺部感染、通气压力肺损伤、肺扩张损伤、支气管痉挛、心功能受损及心律失常等,此外,也会给声带、咽喉等带来损伤,引起患者术后咽喉疼痛、刺激性咳嗽等不适,同时,气管插管也可能会带来机械性肺损伤。而且,由于麻醉中使用了肌松药,患者全身肌肉处于松弛状态,即使清醒,也不能马上恢复行走、进食等功能。此外,由于全身肌肉的松弛,患者在术中和术后都需要留置导尿管。留置导尿管,对膀胱和尿道,都有刺激作用引起术后不适。
    非插管麻醉采用的是静脉复合麻醉技术,并不需要使用肌松药,因此,患者在手术中只是睡着了,但全身肌肉并没有处于松弛状态,因此,完全可以自主呼吸。患者能够自主呼吸,就意味着不需要气管插管,就可以避免气管插管可能带来的副作用。而且,使用自主呼吸状态下静脉复合麻醉技术,可以避免肌松药的残留作用,降低因气管插管引发的各系统并发症几率,术后患者的呼吸肌功能恢复更快,康复也会比气管插管的手术患者更快由于在麻醉中没有使用肌松药,术后根本不需要留置导尿管,术中如果手术时间短,也不必插导尿管。

    相对传统的气管插管胸腔镜手术,采用非插管微创胸腔镜手术,术后的禁食时间、术后的使用抗生素时间以及术后的住院时间都有不同程度的缩短。总的来说,这项新技术有三大优点:一患者可以更快速地康复。传统的气管插管术后进食时间通常为麻醉后24小时或术后第二天,而无管微创胸腔镜手术的麻醉对全身植物神经影响较小,通常在术后46小时即可以进食,加快胃肠蠕动,增加肠内营养吸收与代谢,从而促进伤口愈合,加快恢复;在出院时间上,部分患者手术当天就可以出院,而传统的有管微创胸腔镜手术,至少需要住院一个星期。二可避免肌松药的残留作用。肌松药的残留作用通常表现为:肌力恢复时间延长,呼吸肌肌力不足,通气能力不足,有效通气量下降。由于非插管麻醉患者在术中未使用肌松药,则避免了这一麻醉副反应,术后呼吸肌功能恢复更快,从而减少术后呼吸系统并发症。三降低体内炎症反应水平。在对比研究中发现,非气管插管组的炎症水平低于气管插管组,因此,术后呼吸系统并发症较少,使用抗生素时间也较短。

    技术难点手术医生与麻醉医师须紧密配合 “无管微创胸腔镜手术的主要难点在于手术医生与麻醉医师的配合,除了对手术医生的技术精湛程度要求高外,对麻醉医生的要求也相当高。在非插管麻醉中,麻醉医生需要将静脉麻醉、硬膜外麻醉、局部麻醉、肋间神经阻滞、术中迷走神经阻滞、胸膜表面浸润麻醉等多种麻醉方式进行个体化的组合与搭配,根据患者的情况与术式进行评估与选择,既保证患者的术中稳定,又利于其术后康复。同时,还需要麻醉医师对低氧血症、高碳酸血症有着相当高的承受能力和应付复杂情况的应变能力。比如,万一在手术中出现低氧血症与高碳酸血症,经过处理不能缓解,就需要术中更改麻醉方式,麻醉医师需要在患者侧卧的体位下,进行气管插管,这是对麻醉师能力的基本要求。不过,这种在手术中转为气管插管的病例仅有2%

    适宜人群肺功能差的患者是最大受益者如今,肺癌发病率日益升高,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根治术的标准根治术式,仍然是肺叶切除术加系统淋巴结清扫而肺叶切除、肺段切除、肺癌根治术等都可以采用无管微创胸腔镜手术。而如手汗症、胸膜活检、肺大疱切除、周围型结节等较简单的胸腔镜手术,更适宜采用无管微创胸腔镜手术。

    不适宜人群无管微创胸腔镜手术也并非适合任何人群BMI超过30不宜做无管手术这主要是因为肥胖患者的器官负担重,在手术中,横膈肌容易被压迫。

    我院胸外科是以李太东院长为学术带头人的院内重点学科,只有麻醉和外科手术都做好了病人才能够得到最大获益,我们的胸外科医疗团队和麻醉科医疗团队都是一个富有凝聚力并积极向上的团队,在日后的工作中我们将不断努力提高医疗技术水平及服务水平,以期为更多的胸外科患者带来更优质的服务。

原创
2019-04-28